保险相关文章

邮轮旅游保险中更改或取消原定停泊口岸的指定风险

保聯指,假如受保人於旅遊期間在目的地不幸患上新冠肺炎,需要前往當地註冊醫院就醫,就可得到海外醫療費用保障。如因此要更改行程,額外的住宿及交通費會有保障。假如受保人於旅遊開展前不幸染上新型冠狀病毒,不能開始旅程,便可獲取消旅程保障。

2020年02月18日

为深入湖北省疫情一线报道的新闻工作者提供必要的支持以及每人100万元保额的保险保障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疫情来势汹汹,信息公开是最好的“疫苗”。当全国公众居家防护之时,各媒体记者以职业担当,逆行前往疫情中心,发回无数一手信息。这些资讯有力促进了信息公开、增强了公众自我防护意识、推动了疫情防控。大家保险集团支持武汉疫情报道,希望减轻一线新闻工作者的后顾之忧,在切实做好自身防护的同时,促进全社会有效应对疫情。

2020年02月02日

17家保险资产管理机构注册债权投资计划共47只

同期,5家保险私募基金管理机构共注册5只保险私募基金,合计注册规模1050亿元。

2020年01月23日

各大银行、保险、基金公司都在积极推出各类老龄金融产品

比较可以发现,同样是连续存10年,30岁开始每年存入5万元的收益,要比50岁开始每年存入10万元的收益还要高。这充分说明了尽快、尽早行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2020年01月11日

要求各保险公司提升产品开发和服务能力

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11月,保险业原保费收入39620亿元,同比增长11.86%。其中,财产险公司前11个月原保险保费收入11802亿元,同比增长11.04%;人身险公司前11个月原保险保费收入27819亿元,同比增长12.22%。

2020年01月07日

四是支持保险资金投资健康、养老等社会服务领域

四是支持保险资金投资健康、养老等社会服务领域。发挥保险资金期限长、稳定性高等优势,为社会服务领域提供更多长期股本融资,降低融资成本,更好服务创新创业及民营、中小微企业发展。

2020年01月03日

我国存款保险制度已开始发挥金融风险“灭火器”作用

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牵动整个经济的神经。按照既定时间表,2019年是承上启下,全面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的一年。

2019年12月12日

新华是其中一间提早为明年的新业务销售做好准备的保险公司

資產管理業務方面,李全表示,雖然目前內地經濟放慢,利率向下行,但內地的經濟增速相對於全球仍屬高增長,只要把握好時機,仍會得到不錯回報。他透露,公司已買入地方債券作資產布置。

2019年12月05日

对领取失业保险金期满仍未就业且距退休不足1年的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月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多措并举做好稳就业工作,要求大力支持灵活就业;决定完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制度,更好促进残疾人就业;通过《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用法治手段治理欠薪顽疾。

2019年12月05日

部分保险公司愿意销售高利率年金产品

一位保险经纪公司总监表示,相比其他险种,部分保险公司愿意销售高利率年金产品,因为可在短期内推高保费规模,实现弯道超车。尤其是在利率下行、大多数理财产品打破刚兑的背景下,预定利率4.025%的年金险成为保险公司开拓市场、收揽客户的一大利器。

2019年11月18日

网络大病互助计划并非真正的保险产品

其中抗癌公社是成立最早的互助平台,而相互宝、水滴互助则是发展最快、会员数最多的两大平台,会员数每秒钟都在变化。

2019年11月17日

预计到2020年健康保险市场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

第三,优化负债端保险业务与资产端投资业务融合的政策环境。要进一步发挥保险资金优势,推动健康服务业发展。为此,要适当扩大投资运作空间,支持保险资金以投资新建、参股、并购等方式投资健康服务业,增加社会医疗资源供给,促进保险业和健康产业共同发展。

2019年11月16日

法定受益人:由被保险人或投保人指定的有权获得理赔金的人

伴随着保险业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客户选择购买保险来抵御风险。在购买保险时,大部分人会认真的研究保险责任、保险合同、免责条款。但很多人,购买保险时,会忽视保险受益人的填写,默认法定受益人为自己最亲的人。不过,想科学投保,要注意每一个细节。保险受益人填与不填,关系到保险理赔时间,关系到保险金的领取。

2019年11月15日

银保监会将继续完善健康保险相关的制度

医疗风险一般这么分类:如果能够归责为医疗机构或者医护人员的责任,适用医疗责任保险;对这种风险或者损害可以预见,无法避免,但是又不能归结为医疗机构或者医护人员的责任,一般使用医疗意外保险。

2019年11月13日

站在国际保险业发展的历史长河里面看我们中国的保险业发展

一个是保费规模持续增长,2018年度,全球的保险费达到5.19万亿美元。第二是保险业在灾害事故的赔付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第三是保险业在社会经济中的重要风险管理人的角色越来越突出。第四,人身保险经历了以终身寿险为代表的,就是针对身故之后的财务安排,以此为标的的传统寿险业务,得到了数十年到上百年的稳定增长,到上个世纪60年代达到高峰。从那之后,国际上传统寿险业务的占比也是在下降。中国保险业是无缘这个过程的,从历史的角度看,我国保险业的发展历史是断档的,尤其是在国际保险业大发展时期,有相当时间段的断档,同时也意味着之前的国际保险业发展的经验也好,教训也好,我们没有得到太多的借鉴,这些观点大家可以讨论。与国际保险业相类似的一点,我们从70年代末恢复,前十几年里,主要是财险,进入到90年代中后期,长期寿险才逐步发展起来。到现在我们40年的发展历史,规模有了,但是作为保险行业的基本的看家本领,虽然我刚才说保险是舶来品,但是基本功夫我们并没有“舶来”,这非常遗憾,突出表现在两点,一个就是从全社会风险管理的角度,保险业从专业能力到制度框架,似乎没有太多的让全社会感觉到它的存在,这个评价可能有点过。这主要体现在财产险方面,目前整个财产保险行业看似产品数量也不少,但是保险保障范围狭窄的问题没有得到太大的改观,一个机动车辆保险就占整个财险一大半的业务量。社会和广大居民需要的其他财产保险,责任保险等,一直就没有发展起来。第二是在人身保险方面,我们的寿险业赶了个有利于传统寿险发展环境的末尾,一上来就遇到了理财市场的竞争,发展所谓的投连险、万能险、分红险等。到目前最大的问题,人身保险的保费规模看似巨大,但是真正体现长期寿险保障功能的比例非常低,我就不具体讲数字了。

2019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