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龙参加了9月7日在鲁南制药监事会召开的股东大会-龙南新闻-社会新闻视频
点击关闭

赵龙大会-赵龙参加了9月7日在鲁南制药监事会召开的股东大会-社会新闻视频

  • 时间:

赵忠祥去世

董事長大戰三大元老。從地方衰落國企到中國醫藥工業百強,在前任董事長趙志全的帶領下,魯南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魯南製藥)煥然新生。然而,在他去世后,魯南製藥持續兩年的「內鬥」仍在上演新劇情。

4天2場臨時股東大會,這家「中國醫藥工業百強企業」近年來內部爭鬥仍未平息。據報道,在9月10日的股東大會上,日程中共有十項議案,其中有多項議案涉及撤銷公司黨委書記張貴民名下持有對公司各類股東的代持並對張貴民任職期間的經濟責任進行全面專項審計。

據每經網報道,一位魯南製藥社會股東代表表示,魯南製藥的董事會已經失去對現任管理層的有效管理和監督,近幾年魯南製藥的全面生產經營活動和各項財務收支均處在無審議、無決議、無監督的「非法運行」狀態,長期如此,魯南製藥的全體股東利益將無法得到保障,更對公司健康長遠發展和規劃產生非常大的負面作用。

張貴民和張理星在於8月29日向監事會遞交的緊急催請函中認為:臨時股東大會無權直接審議董事會和監事會換屆事項,而且目前狀況下進行董事會和監事會換屆選舉將不利於公司的穩定和持續發展。另外,提請人所提的該項提案違反《公司法》、《公司章程》和《股東大會議事規則》的規定,且有損公司和廣大股東的權益。

這場遲遲未決的宮斗還在繼續,最受傷的還是企業本身。

雪上加霜的是,長春長生疫苗事件之後,一名員工實名舉報魯南製藥下屬公司貝特公司涉嫌違規共線生產。山東省食葯監局委託臨沂市食葯監局檢查,魯南製藥十八車間停產整頓一個月。

1600萬股份待解30年前的魯南製藥,仍是一個瀕臨倒閉、凈資產只有19萬元的小工廠,在趙志全的帶領下,「小工廠」目前已發展成為擁有職工1萬多人、凈資產60億元、年繳稅8億元的現代化製藥集團公司。

張貴民的「魯南千億夢」被一場全日持久的內鬥所阻撓。9月10日,由董事會召集的魯南製藥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在臨沂召開。蹊蹺的是,就在三天前的9月7日,另一場臨時股東大會在魯南製藥總部舉行,該場會議的召集人是魯南製藥監事會。

鼎臣管理諮詢有限責任公司創始人史立臣公開表示,權力鬥爭,上層往往無心於經營,下面也心驚膽戰。上麵糰隊必須要和下麵糰結,不團結的話企業就是停滯狀態,因為上面也沒有明確的指導,下面也不知道怎麼干。內鬥最終傷的是企業。

事實上,自2017年3月以來,張則平、李冠忠與王步強3位魯南製藥董事會元老被張貴民方面拒絕進入公司辦公,雖然臨沂市政府也曾出面調停,但僵局依然未解。如今,這場戰役又有了新劇情,魯南製藥前任董事長趙志全之女趙龍的參与,或讓這場魯南製藥控制權之爭的大戲變成三方角逐。

魯南製藥董事會對此並不認可,身為董事會元老之一的王步強對媒體表示,正常情況下,利潤分配方案應由董事會制定,並提交股東大會審議。監事會無權制定利潤分配方案,他認為9月7日臨時股東大會的召集程序也不符合公司章程和股東大會議事規則的規定。

王步強還稱:「在董事會正在履行召集程序期間,監事會違反公司章程和股東大會議事規則,強行繞開董事會召集了臨時股東大會。」

另外,魯南製藥仍有1600多萬儲備股份待解。工商資料顯示,魯南製藥目前的股東主要有三類,分別是社會個人股(佔比48.08%)、內部職工股(佔比26.22%)、安德森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德森公司)(佔比25.70%)。

此後,雙方對簿公堂。2017年4月份,魯南製藥董事王步強、張則平、李冠忠向臨沂市蘭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認為被告一張貴民在未召開董事會會議、未提請董事會表決、亦未作出董事會決議的情況下,以被告二魯南製藥公司的名義違法作出的免職決定,違反了《魯南製藥公司章程》的規定,僭越了應由董事會行使的職權,上述免職決定自始不發生法律效力。

先看前後時隔不到3天的股東大會,據《齊魯晚報》報道稱,9月7日,魯南製藥了召開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召開,94名股東代表(委託人)參加會議。監事會主席朱兵峰主持會議,監事蘇瑞強宣讀《關於公司利潤分配的方案》。經投票表決,大會通過了利潤分配方案。

王步強對媒體表示,「除了外資股(安德森公司持有),社會個人股和內部職工股,只有工商登記上是這個數,但是誰持有的哪一塊,界定並不清楚。」

近日,據齊魯晚報報道,位於費縣經濟開發區的魯南製藥集團新時代葯業現代中藥產業化項目現場一片忙碌,建築面積5000多平方米的中試樓已經封頂,共有12處基建工程正在施工。另外,魯南製藥的「千億夢」再被提及。

魯南製藥董事會共有五名董事。2017年3月2日,魯南製藥集團副總張則平、李冠忠、張理星以及集團副總兼總會計師王步強「四長老」發動「政變」,要求召開董事會罷免魯南製藥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張貴民的職務。據悉,前4人是跟隨趙志全打天下的老員工,張貴民則是趙志全一手指定的接班人,他們五人也組成了魯南製藥目前的董事會。

2018年8月10日,社會股東向臨沂市委、市政府發出請求參与和協助處理魯南製藥內鬥的公開函。相關主要領導與社會股東代表3人進行了座談。2018年9月7日,社會股東聯盟小組請求臨沂市委和市政府參与和協助處理魯南製藥事件,10月18日社會股東請求臨沂市委、市政府託管自持股。

隨着趙志全的去世,趙志全的一生心血陷入「內鬥」之中。2017年3月份,魯南製藥董事會成員之間的公開內訌讓這家百億葯企陷入尷尬的公司治理僵局。

頗為尷尬的是,據每經網報道,知情人士透露,龍廣霞提案中被提名的4名董事候選人和兩名監事候選人都分別緻函,拒絕作為趙龍等聯名中小股東的董事和監事候選人,均請求撤回對其的提名。面對召開時間不同的兩場股東會,着急前往美國的趙龍參加了9月7日的「魯南製藥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3天後,由董事會召集的會議也如期舉行。

據報道,從2019年開始,董事長張貴民就在各種場合為魯南製藥未來十年的發展立下規劃藍圖:成為一家千億級企業。

前董事長之女參戰張貴民與魯南製藥董事會元老激戰正酣,又冒出來一位前董事長之女趙龍前來參戰,就目前看,趙龍似乎成為第三股爭奪的力量。

據媒體獲取的相關文件顯示,趙志全妻子、趙龍之母龍廣霞於8月27日在《關於提請增加魯南製藥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臨時提案的函》中,提到了董事會與監事會的換屆人選。其中,對於董事會換屆,除了保留張貴民、張理星,替換人選為王義忠、謝宇和趙龍。

張貴民是趙志全一手培養起來的接班人。據報道,1993年福州大學畢業後進入魯南製藥,從車間干起,一直負責產品研發。趙志全「託孤」時,張貴民時任魯南製藥副總經理,與創業時的元老相比,他還是小字輩。

時間財經就此事聯繫魯南製藥,魯南製藥客服不予轉接並告知相關郵箱。時間財經將相關問題發送至郵箱,截至發稿,尚無回復。

質量管理部直屬總經理領導,質量管理人必須向總經理彙報。魯南製藥的一位高管稱,「每一批產品放行必須質量受權人進行簽字。」這件事的主要責任人已經被約談。

據新京報報道,魯南製藥最初的大股東是國有股份。當時企業資金緊張,國有股賣給外資。「後來外資股東一直排斥趙志全,爭鬥不斷。為此公司出資購買,委託代持這部分25.7%的外資股。」王步強表示,「沒有大股東做定盤星。董事長也不能誰搶了就是誰,要按照規定和制度。」趙龍始終認為這部分股權屬於她,針對這部分外資股權的隸屬,趙龍已經起訴。

2018年12月10日召開的臨時董事會會議,6名社會股東代表列席會議。他們再次提出「明晰股權,依法處置自持股,消除違法違規的股份代持現象。希望市政府強力介入幫助解決魯南製藥內亂」。

魯南製藥從「四長老」要求罷免現任董事長張貴民起,「四長老」被免職、「四長老」召開臨時董事會罷免董事長及總經理職務,到張貴民通知召開董事會等一系列劇情,中間還穿插着前任董事長之女的「出手」以及「四長老」之一的「反水」,可謂是跌宕起伏。

在一位社會股東代表看來,「應該在政府的監督下依法公正公平地轉讓1600多萬股自持股,消除違法自持行為,為公司依法治理和穩定發展奠定基礎。」

後來,張理星與張貴民統一了戰線,張理星發佈聲明稱,「當時張則平、李冠忠、王步強三人皆在該辦公室里,王步強副總經理向我陳述張貴民擔任董事長、總經理以來存在的工作失誤,提出罷免其一切職務的提案。在向其反覆確認該提案已獲得龍廣霞女士及趙龍支持的前提下,王步強副總經理拿出他們三人早已簽字的提案,我盲從他們簽了字,且簽字前我再次向王步強副總經理確認提案已獲得趙龍同意。」

經濟學家宋清輝對時間財經表示,內鬥有百害而無一利。長期的內耗肯定會影響到企業的經營與品牌建設,這暴露出魯南製藥管理層的利益糾葛、矛盾重重,不但嚴重消耗內部的『戰鬥力』,將會對公司的發展產生極為不利的影響,甚至威脅到公司的生存。

值得注意的是,趙志全之女趙龍卻前來攪局。據財聯社報道,趙龍參加了9月7日在魯南製藥監事會召開的股東大會。而持有魯南製藥25.7%股份的外資股東授權的代理人卻被監事會以授權書未經公證為由擋在了其召開的股東大會門外。

今日关键词:男比女多3049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