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元的新书《建筑是我们的皮肤》又与读者见面-手机游戏资讯-灵石新闻
点击关闭

云霄新闻-方元的新书《建筑是我们的皮肤》又与读者见面-灵石新闻

  • 时间:

中国银行外汇牌价

新書書名趣致,加上裏面配上一百二十幅精美圖片,令人捧在手上,閱讀欣賞意欲大增。建築學是一門高深學問,但這並非一本單獨談建築專業的書,而是側重於建築與文化身份的認同。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說:「任何對文化藝術感興趣的人都適合閱讀。」他把這本書比喻為一瓶「紅酒」,「對於初學者,你可以把它當作『入門酒』;對於『酒量』大的讀者,你會品嘗到更多的層次。」

繼前年在香港書展推出散文集《蘇格蘭之夏》後,在今夏的書展上,方元的新書《建築是我們的皮膚》又與讀者見面。這是他的第三本建築藝術評論集。(前兩集為《一別鍾情:香港建築十日談》、《一國兩制:香港建築的機遇和挑戰》)

香港有歷史價值的建築物,如最高法院、旗桿屋、虎豹別墅和粉嶺法院,也有詳細描述。當然,他不單描繪其外觀,更重視發掘其內核,色括歷史背景、建築風格、文化碰撞等等。對香港現代有代表性的大型建築,像大家熟悉的滙豐銀行總部大樓、香港中國銀行總部大樓、政府總部辦公樓及立法會綜合大樓,作者也有獨到的點評。

歷史是人創造的,建築歷史也不例外。對於中外的建築大師,書中給予高度評價。如在英國建築界享有盛名、倫敦白金漢宮設計師阿斯頓.韋伯,北京國際機場和滙豐銀行總部大樓設計師英國人諾曼.福士特,香港中國銀行總部大樓和巴黎羅浮宮新座的設計師、美藉華人貝聿銘等,他們的創新造詣為人類社會做出巨大貢獻。

我是「初學者」。在閱讀品味中,逐步體會到作者知識的淵博和積累的深厚。該書輯錄的十八篇建築藝術評論,是作者從二○○九年至二○一八年十年間所發表的上百篇有關文章中精選出來的。分五個部分:「歷史建築是誰的歷史?」、「中國建築的他山之石」、「離開中國的中國建築」、「建築的風格、主義與身份」、「創造建築歷史的人」。

方元是建築師,又是作家。他把建築師縝密的邏輯思維和作家不拘泥於框條的手法結合起來,文章結構嚴謹,理性分析,讀來輕鬆流暢,一點也不感到冗長晦澀。書中還有不少小插曲,使內容更生動活潑。如他在談到滙豐銀行總部大樓時,就透露了一點「內幕」。原來設計師福士特為給大樓增添中國元素,曾設想把大樓外面柱子做成紅色,可惜方案遭董事會否定,所以才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銀灰色。直等到二十多年後,福士特在設計北京國際機場時,才有機會把紅柱子用上。

掩卷而思:建築,既是我們的皮膚,但它明顯帶着時代的印記。歷史隨時間匆匆而過,只有建築仍屹立在大地,留在我們的視野。讓我們看到當時的社會政治和文化,以及對後代的鞭策和影響。它是可觸摸的時光,是歷史的妝容。這也許是方元新書給我們的啟示。

比起香港在一九五四年才建成的第一代公屋(石硤尾邨),單位只有一房,約十一平方米,每房住五人,每層三百多人分男女各使用一個公共廁所,更遑論廚房,真有天壤之別。目前,香港和內地屋價高企,住房問題仍是一般小民百姓的最「痛」。公屋應該是醫治城市住屋問題的一劑良方。「馬克思大院」的實踐和經驗,正好是這方面有益的借鑒。

在縱橫捭闔眾多經典建築的同時,方元十分重視「洋為中用、以洋為鑒」的理念。他指出,對於建築,我們不只欣賞它的美,了解其背後的故事,還要思考在今天,我們能從中學習到什麼。

方元的視野廣闊。他努力探討建築在社會和文化身份建構中的角色和作用,包括古今中外,尤其是十九世紀初以來,歐洲建築的發展趨勢,對世界的影響。英國、意大利、中國等的一些經典建築,都在他筆下出現。

方元在「維也納的紅色遣產」一章中,特別提到該市標誌性建築—「馬克思大院」。這座建於一九二七至一九三○年的公屋,為五千多低下階層居民提供一千三百八十二套住宅單位,每戶面積三十八至四十八平方米,有自家廚房、廁所,室內光線充足,空氣流通。大院連綿一點二公里,並不因為是公屋就簡陋粗糙,「紅色的基調加上雉堞形的建築輪廓。色彩分明的紅黃兩色和虛實對比的凹凸牆面形成節奏強勁的韻律。雄偉的造型和結實的體積表現出階級的自豪感和力量。」這不單縮短了貧富之間的差距,有利化解社會矛盾,而且也與城市美觀的外貌相融合。

圖:維也納的標誌性建築「馬克思大院」\資料圖片

今日关键词:杨紫忽悠王鹤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