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暴政客一再污蔑警方是「杀人犯」-新闻通讯稿范文-长丹新闻网
点击关闭

香港政府-纵暴政客一再污蔑警方是「杀人犯」-长丹新闻网

  • 时间:

科比指挥交通

特首林鄭昨日嚴辭譴責針對警方及平民的暴力,支持警方鎮暴。她強調黑衣人的所作所為與其所謂「訴求」無關,也不可能達到目的,表現了特區政府決不會在暴力下屈服的應有立場。當然,語言譴責替代不了鎮暴手段,市民強烈希望政府採取實質性的措施。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制訂了「禁蒙面法」,還可以進一步取締煽暴輿論平台、拘捕煽暴政客,直至宣布緊急狀態令,暫緩或取消區議會選舉。如果有法律工具而不使用,那麼法律有何存在意義呢?

香港暴亂已進入第六個月,非但未有止息,反而愈演愈烈;暴徒沒有露出疲態,毫無退場之意,暴力變本加厲。嚴峻的事實告訴我們,黑色暴亂志不在反修例,而在奪取香港管治權,這個目的未達到,他們是不會停止暴力的。就算他們想收兵,後台老闆也不會同意。黎智英、黃之鋒等老少漢奸一再揚言「為美國而戰」,香港被視為「中美冷戰的第一戰場」,美國政客更公開聲言香港暴力示威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他們樂此而不疲,怎捨得收手呢?

警方一直使用最低武力,至今沒有一個人在執法中死亡,這不是軟弱,而是克制。然而,警方不只有警棍,更有警槍;不只發射橡膠子彈,也會發射實彈,一切根據實際情況作出決定,這才是真正的國際標準。老虎不發威,就會被人當病貓。黑衣暴徒竟然以為警方不會開槍、不敢開槍,如果不是太天真,就是被洗腦、迷失本性的所謂「死士」。近日有視頻流出,一群黑衣人實施衝擊前,在洗手間吸毒,縱聲狂笑。「上帝叫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此之謂也。

作用力多大,反作用力就有多大,這是物理學常識,也是政治學常識。面對黑色暴力升級,反暴力措施必須與時俱進,警方要合理提升鎮暴武力,特區政府也要檢視法律百寶箱,將有用的工具都拿出來使用。現在不用,更待何時!

警方是在一線止暴制亂的主要力量,也是顏色革命的最大障礙,因此淪為黑惡勢力的眼中釘,極欲除之而後快。過去五個多月來,警方面對無休無止的謾罵、抹黑、造謠,更有殺氣騰騰的襲警、搶槍、割頸、針對警員家屬等等惡行,生死系於一線。電光火石之間,警方果斷開槍,制止了暴行,保護了自己及同袍的安全,也維護了社會秩序,狠煞了暴徒的氣焰。凡是不抱偏見的人,凡是珍惜和平的人,都會感激警方的犧牲,堅定撐警止暴制亂。

責任編輯:Caroline

剛過去的周末,反中亂港勢力藉科大周同學的意外去世煽風點火,掀起新一輪血雨腥風。昨日星期一,暴力再次全面升級,黑衣人除了堵塞道路、破壞軌道、襲擊警察、搶奪警槍、向行進中的港鐵車廂投擲燃燒彈,更向持不同意見的市民潑出易燃液體並點火焚燒,受害者瞬間變成火球,這已不是一般的泄憤「私了」,而是赤裸裸的謀殺。

面對暴力沒完沒了,各方面必須放棄幻想,只有堅定不移止暴制亂,堅定不移支持警方執法,才是應對時局的唯一正確方法。春秋時期,鄭國名相子產曾用「火與水之喻」闡述治亂之道:「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鮮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則多死焉。」意思說,火性猛烈,人們望而生畏,故很少人被燒死;水性懦弱,人們不怕而戲水,因此溺死者居多。因此,施政必須寬猛相濟。對特區政府而言,頗具現實意義。

黑衣暴徒縱火燒人,其喪心病狂,泯滅人性,令人髮指,比恐怖分子有過之而無不及。昨早在西灣河,有黑衣暴徒堵路之餘,並仗着人多勢眾企圖搶奪警槍,迫使交通警員開槍擊中一名黑衣暴徒,警員自衞是迫不得已,更是應有之舉。

一如既往,煽暴政客及無良傳媒再次倒果為因,顛倒黑白,一方面對黑衣暴力視而不見,甚至謊稱縱火燒人是「演戲」或者「自燃」;另一方面,揪住警方開槍事件不放,污衊警方「失控」。但眼前的事實告訴人們,失控的不是警方,而是黑衣暴徒及幕後支持者。正如警方發言人怒斥,縱暴政客一再污衊警方是「殺人犯」,其實他們才是賊喊捉賊。

此誠香港法治和社會危急存亡之秋也,只有儘快止暴制亂,才能挽救更多年輕人。否則,時間拖得愈長,局面愈難以收拾。這就是「不施霹靂手段,難顯菩薩心腸」的大道理。

區議會選舉在即,大家都希望用選票彰顯民意,踢走暴力。唯在黑色恐怖之下,市民失去返工、上學、逛街的自由,連說真話都面對死亡風險,選舉能否在確保公平、公正、安全的前提下舉行,越來越令人憂慮。更令人擔心的是,選舉當日選民排隊投票,一個燃燒彈或者一支通渠水扔出來,就可以造成大量傷亡。特區政府必須審時度勢,儘早作出負責任的決定。

今日关键词:爱立信被罚74亿元